相关文章

湖清民富大理美 ——云南大理洱海流域保护治理的探索与实践

中国环境报记者蒋朝晖

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以下简称大理州)美丽神奇的苍山脚下、碧波万顷的洱海湖畔,这里的人民世世代代与母亲湖相依相伴、生生不息。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洱海水环境承载能力面临巨大挑战。

洱海清,大理兴。保护母亲湖,治理水环境,成为洱海流域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经过长期坚持不懈的艰苦努力,洱海保护治理取得显著成效。2006年以来,洱海水质总体稳定保持在Ⅲ类,有49个月达到Ⅱ类,洱海成为全国城市近郊保护得最好的湖泊之一。苍山洱海千年魅,湖清民富大理美。如今,洱海流域的良好生态环境,已经成为大理州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

在人口不断增长、生产生活对湖体及流域影响加剧的情况下,洱海保护治理走过了怎样的道路?探索积累了哪些经验?记者日前随环境保护部组织的采访团进行了实地采访。

深度控源减污,找准支点撬动全局,筑牢提升入湖水质基础

5月下旬的大理,天高云淡,阳光明媚。驱车行进在洱海湖畔,大家心情格外舒畅。放眼远眺,宽阔的湖面波光粼粼、一望无垠,几艘游船乘风破浪急速前行,船尾的白浪若隐若现。面对如此美丽的景致,大家交流中依然忘不掉洱海曾经几次遭过“劫难”。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洱海流域人口不断增长,造纸、化肥等企业开始兴盛,网箱养鱼和机动船迅猛发展,使洱海水污染日益严重。1996年和2003年,洱海两次大面积暴发蓝藻,水环境与生态功能遭受巨大威胁。特别是2003年7月~9月洱海水质急剧恶化,透明度不足1米,降至历史最低,局部区域水质下降到了地表水Ⅳ类标准。

这段曾让洱海蒙羞的历史,令大理人民刻骨铭心、扼腕痛惜。

大理州洱海流域保护局局长段彪说,面对严重的水污染,大理州果断出击,在缺乏治理经验的情况下,摸着石头过河。总体上说,截至目前,洱海经历了一个由贫营养湖泊到中营养湖泊再到富营养湖泊的演化过程,洱海保护也经历了“一湖之治”、“流域之治”和“生态之治”3个重要阶段。

近年来,特别是2012年云南省九大高原湖泊水污染综合防治领导小组会议暨洱海保护工作会议以来,大理州把洱海保护治理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在国家和云南省的支持下,科学规划、综合治理,明确责任、常抓不懈,全民参与、立法保护,先后实施了“双取消”(取消网箱养鱼、取消机动渔船)、“三退三还”(退塘还湖、退耕还林、退房还湿地)、“三禁”(禁磷、禁白、禁牧)、“六大工程”(环洱海生态恢复建设工程、污水处理及截污工程、面源污染治理工程、入湖河道和村落垃圾处理综合整治工程、流域水土保持工程、流域环境管理工程)、“百村”环境卫生综合整治、洱源生态文明试点县建设等一系列举措,洱海保护治理取得了显著成绩。

据了解,洱海流域辖大理、洱源两县(市)16个乡镇、167个行政村,流域总人口83.74万人。在推进洱海保护治理进程中,农村农业面源污染治理一直是控源减污中最大的难点。

经过多年的探索实践,大理州以调整农业种植结构、治理畜禽养殖污染、实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推进城乡生活垃圾一体化管理等重点项目为支撑,撬动洱海全流域农村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全局。

在位于洱源县凤羽镇铁甲村凤羽河畔的印象凤羽生态农业庄园,县长丁洪涛告诉记者,面积3000余亩、规划投资2000万元的庄园建设,是洱源县按照“高效、生态、循环、有机和产业化经营”发展模式进行的新探索。可有效调整种植结构,通过推广粮油作物、蔬菜、水果等标准化生产,减少面源污染,改善洱海源头生态环境。

当前,大理市正在探索农业面源污染防控新模式,采用测土配方平衡施肥、增施有机肥、绿色植保防控等技术,力争使6万亩绿色食品基地建设区域内氮肥、磷肥、农药使用量减少15%以上,有效减少农田富余氮、磷流入洱海。